2008.12.16 - 人在东方
   
2008.12.15 - 财富故事会
   
2008.09.06 - 新闻报道
   
2008.09.02 - 艺坛名流
   
2008.08.28 - 新闻报道
   
   
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宾南路36弄1号楼2楼213
电话:021-54080053
传真:021-54357223
网址:www.meiworld.com
邮箱:meimei@meiworld.com
邮编:200237
珊丽娜博客:blog.sina.com.cn/sanln
客户服务专线QQ:1271190436
 
 
 
 
 
  【视频】《盘扣缘》12:30 财富故事会(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)
 
 
财富故事会 1
财富故事会 2
 
财富故事会 3
 
 
 
 
 
主持人王恺:今天我手里有几件东西,很精致,像工艺品一样。您猜猜这都是什么,再自己看看,其实啊,就像我衣服上的一样,这种东西都叫做盘扣,这是中国传统服装上用的扣子,完全是纯手工制作的。盘扣呢通常都有一对,一公一母,这个公的一端是个结,母的一端是个环,把这个结套在环里面,这就算系住了可以固定衣服。只不过我这个扣子啊,是非常普通的直角扣,而这些盘扣就不一般了,一对有的要卖一千多块,那么它究竟是有什么特别的来头呢?
 
 
她叫珊丽娜,是一位德籍华人,是这些精美盘扣的主人,珊丽娜拥有157个系列,2148枚盘扣,并凭此拿下了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。梅兰竹菊,紫砂壶,脸谱,飞天,各种中国传统文化元素都生动地跃然于这小小的盘扣之上。
朱圭: 我觉这个是她把中国传统的东西的一种升华,这东西我就想不到,尽管我在小时候我也看到我奶奶做那种琵琶扣啊,葡萄扣啊,我知道那种东西。
 
张志安:
她这个盘扣做成以后,对整个的中国盘扣工艺,是一个非常大的发掘和光耀。
盘扣最早出现在四五百年前的蒙古服饰上。起固定衣服的作用,方便骑射, 进入现代以来 ,只能在旗袍和唐装上看到盘扣,盘扣成为了快被人们遗忘的记忆,而如今它却在珊丽娜的手中大放异彩。
 
珊丽娜:我喜欢中装,我喜欢穿旗袍,因为我觉得女人穿旗袍特美。
 
 
王恺:1998年时 爱美的珊丽娜女士成立了上海梅楣服饰公司,主要做旗袍,唐装等个高档中式服装的定制。那个时候我在上海定制了很多衣服,就有旗袍,全是这种直角扣,所以我就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变化啊? (他们说)有啊 。然后就给你盘个琵琶扣啊。除了琵琶扣、直角扣,好象现在大学里教的中式扣子也就这些,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太单调了,好象没啥变化。珊丽娜觉得,如今旗袍的款式就那么几种,如果能配上一对别致的盘扣,一定会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我的服装出去,我只要穿出去,肯定就会有很多人问我定。我公司的员工都知道,第二天又有衣服定了,他们就说,昨天晚上,你是不是去参加什么活动拉?为了让自己公司的服装更加美观,珊丽娜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做起了盘扣,因为属兔,她决定先盘一只兔子试一试,可是做出来之后,大家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。
 
珊丽娜:图稿看出来已经不对劲了,斗鸡眼了,那个动作像狗似的,不像兔子,一盘盘出来的时候我们大家都笑得不得了,说这什么玩意儿呀,这个作为扣子,放在衣服上的话,会笑死人了。
 
王恺:虽然第一对盘扣,并不令大家满意,可是珊丽娜的信心并没有受到打击,反而更加激发了她的兴趣。
 
珊丽娜:因为我们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,然后出来了,挺可爱的,虽然那个形象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,但是这个感觉是我们以前没有感觉到的,是一种新鲜感。
 
王恺:珊丽娜最初做盘扣啊,除了爱美爱穿旗袍之外,还希望自己的服装能够借助精美的盘扣吸引顾客,可是当她做出第一个的时候就像着了魔一样,很想再做下一个,再设计更多的款式,看看会不会比上一个更好看。您别小看这小小的盘扣,整个工序精密复杂,稍微精致一点的要用四天的时间,所以并不比做一件衣服容易啊。
通过和一些老师傅学习,加上珊丽娜和她的团队的苦心钻研,总结出做一对精致的盘扣要经过:设计,画图,裁剪,烫条,盘头,整形,熨烫,定型,塞心,上胶等十几到工序。
 
珊丽娜:我跑了好多东南亚国家,欧洲国家是没有盘扣的。
 
王恺:但是珊丽娜发现,盘扣的款式还是少的可怜,此时寻找题材成为她最大的困惑。
 
 
 
珊丽娜:那时候我们在想设计什么呢?因为我是很喜欢中国的民间的手工艺,我也很喜欢中国的那种传统的建筑,那么中国的一些有中国特色的一些建筑,我没有资料,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,网络这么(发达)网络上,可以寻找所有的资料,是没有的。
 
王恺:在图书馆查找资料的过程中,珊丽娜意外的发现,很多图片都摘自于一本叫做《中国图案大全》的书,于是她马上直奔书店,买回了厚厚的六大本。
 
珊丽娜:当我买回来的时候,那天晚上我没睡,我一个晚上把里面最好的图片,我全部复印下来了,因为可能去图书馆,有的时候到外面寻找资料惯了,一看见好东西就复印吧,这本书买来忘了是自己的,复印了一大叠,复印好了,天亮了...然后说这书是我自己的,我干嘛呀?好象才想明白。
 
王恺:根据这些图案,珊丽娜设计了很多款式,一开始每做出一款大家都很兴奋,可是看到
 
珊丽娜不断地增加款式,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员工们就有些想不通了。
 
 
珊丽娜:工人就不明白了,就像宋淘他们就问了:“做那么多干什么呀?”就有几款与众不同的就可以了,好像再做下去,也就是这些盘扣,然后你又不卖。
 
宋淘:因为我感觉这个东西只有付出没有回报。
 
王恺:员工们的担心,不无道理,珊丽娜由于将很多的精力和金钱投入到盘扣上,公司已经四个月发不出工资了,到后来又一次发不出工资了,然后工人就急了,然后就有人给我写了一封信。是蛮珍贵的,这封信,这是我也不会忘记的一件事。他说你作为一个企业的策划者,等于是一个船长,我们这艘船是跟着你的。
 
宋淘:所以我说你在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,你是不是应该想一想,你是不是应该去在你主营的那块赚钱以后,再去扶植你那块兴趣方面的东西,我感觉她把东西颠倒过来了。
 
王恺:这封信对珊丽娜的触动很大,原本她一直认为:人就应该做想做的事,不是所有的钱都要去赚,但是看了这封信她感觉自己作为船长的责任非常重大。
 
珊丽娜:给他这么一说,我就来气了,我就真的那么傻?不会赚钱吗?那我说行,我看了这封信,我就给自己定了一条定理,只要以后有钱的不犯法的事我就去做,我要养活这家企业。
 
王恺:珊丽娜就把心思全花在了小小的盘扣上,四个月发不出工资,员工难免人心不稳呐,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,却有人乘虚而入,要给她来个釜底抽薪,广告之后咱接着说。话说珊丽娜因为痴迷做盘扣公司已经四个月发不出工资了,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家公司是乘机来挖人。当时身在杭州的珊丽娜接到电话,有一大批员工已经准备卷铺盖走人。
 
珊丽娜:我来的更绝,我就更那个管人事的人说,“你这样把铁门给锁了,宿舍的门给我锁了,你拿个凳子坐在门口,哪儿都不许去,也不许下班,等我回来。”
王恺:珊丽娜火速赶回上海,动员起了大家。
 
珊丽娜: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啊,跟他们讲你们来了那段时间,我是如何在各种事情上照顾你们,然后教你们怎么样做人、做事等等,讲着讲着大家都哭了,有一个员工是蹿出去,到花园里面去兜了一圈,眼睛哭得通红。
 
王恺:员工集体出走事件,就这样被珊丽娜摆平了,一天她和自己的太极老师张志安打拳时,决定开口向他借钱度过这个难关。
 
珊丽娜:那时候我是底气不足的,但是为了让自己底气足一点,我有意把眼睛瞪的很大,把头倾得很斜,“你要相信我,你不相信我是不行的,我一定会让你这个钱翻倍还你的,我以后一定有机会还你这个钱的。”说完那个话其实我手心都是冒汗,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会怎么样。
 
王恺:珊丽娜很担心,如果朋友知道自己是因为做盘扣陷入经济困境的一定会拒绝自己。
 
珊丽娜:(我的朋友)被我那种精神所感动了?还是被我那几句话所诱惑了,借给我十五万了。
 
王志安:没想过这个,就是说怕她这个钱不还,因为这个人,就是我刚才说的,她是非常讲信誉的,而且她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她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做到成功的,这是我们对她的信心。
 
王恺:有了朋友的支持,珊丽娜暂时度过了难关,大家都觉得,您这一次应该迷途知返了吧,您应该好好经营企业了吧。 可人家珊丽娜说了,“但凡这样说的人,根本不了解我。”因为她从小就是一个个性很强的孩子。”珊丽娜出身在上海,从小被人领养,十八岁那年为了躲避高考,她喝下了一整瓶白酒,导致过敏住院。
 
珊丽娜:我父母对我很失望。就说你是我们家的败类,你不属于这个家庭的人,然后我说我要独立,我要自己养活自己,我父母说,“好,你自己养活自己可以。”就把我户口迁掉了。
 
王恺:这之后她做过保姆、电影院领票员、演员,后来遇到了来中国工作的比自己大20多岁的一个德国男人,于是远嫁德国,过起了相夫孝子的居家生活。
 
珊丽娜:德国的这个十几年,对我来说是我人生当中的,比较重要的一部分,就是我一直跟我父母说,我的意识形态的形成是在德国。以前的我都是不成熟的,很幼稚的。
 
王恺:可是1998跟随丈夫回到上海之后,珊丽娜一颗闲不住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。珊丽娜的丈夫是大众公司的专家,大家都不理解生活优越的珊丽娜为什么会自己办公司。
 
珊丽娜:那时候我开这个公司,我丈夫一听我说开什么公司,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因为他们家是贵族,贵族怎么允许太太出去工作?他觉得脸上很无光的嘛,很没面子,中国人说的。
 
王恺:珊丽娜并没有因为丈夫的面子而就此打住,那时她正对旗袍盘扣,着迷得一蹋糊涂,即使丈夫实行经济制裁,不给她一分钱,也拉不回倔强的妻子。
 
珊丽娜:当我特别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,有人强迫你放弃的时候,除非你这个人没有个性,有个性的人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,我这个人个性这么强的人,怎么轻易能放弃呢?
 
王恺:可如今珊丽娜因为痴迷盘扣不断地投入,公司难以维继,她开始考虑,自己做的这个东西难道真的那么没用吗,她决定拿到自己的服装专卖店试一试。
 
珊丽娜:拿到店里卖,没人问了,那时候我们很复杂的那个图案的时候,有人问多少钱的时候,我们说一千多,人家说一千多??!!你一件衣服才多少钱啊?那个时候上海滩买一件成衣才一千多元钱。
 
宋滔:但是很多人都看不懂(这个)东西,不接受。
 
珊丽娜:一千多一副扣子,一副扣子能起什么作用啊?有些人就转身就走了,太贵了。
宋滔:那时候因为好多了嘛,放在那边已经,所以我感觉这个东西再做下去,多做一副好象就是浪费一副。
 
王恺:顾客们虽然都觉得珊丽娜的盘扣非常精美,很漂亮,来店里询问拍照的人很多,可真要您花一千多块钱买个扣子,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掏钱了。珊丽娜这时候的倔劲可又上来了。你们不买啊,你们不买我还不卖呢,哈我珊丽娜要做就做大手笔。珊丽娜觉得既然你们嫌贵,我就让它更贵,她决定把盘扣作成工艺品,而且要大量地做。
 
宋滔:然后她就跟我讲,她说我现在要做,就不是光是做这么几个,我要以后要做准备一百五十几个系列,她说我要拿出去,就是全部的这个系列,全部推出去,让我们楣梅的盘扣一下子轰动起来。
 
珊丽娜:钱、资金是等于是说得严重一点吃了上顿没下顿,吃了今天没明天,但是我就是有一个信念,我相信,我们会有完工的一天;我相信总会有被人认可的一天。
 
王恺:珊丽娜重震起骨,大量设计制作各种款式的盘扣,还专门用红木装裱起来。有人就直接说:“珊丽娜疯了,明白这盘扣没有市场,您还这么加班加点,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地做,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地推出。”您别担心,这回珊丽娜心里有点底了,因为她有一个法宝。话说珊丽娜的盘扣拿到店里去卖,根本没人买,但她还是不停的推出各种系列各种款式的盘扣,她非常坚定地认为,当我做到一百多个系列的时候一定会引起轰动。因为人家手里有法宝,而这个法宝是什么呢?---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。
1998年珊丽娜刚创办楣梅服饰时,上海做中装的很多,为了能够一鸣惊人,她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
 
珊丽娜:后来我说这样,我们设计一件千禧龙凤对袍,一千条龙,九百九十九条凤。
王恺:珊丽娜组织了40个绣娘,绣了9个月,终于完工,果然,一炮打响。
 
珊丽娜:开店的第一天,我们就是把这件镇店之宝拿出去展示了三天,这三天什么外国人、各个国家的好多人,然后就是媒体报道,电视台拍了好多这方面的资料。没有这套龙凤对袍,楣梅店不可能一炮打响的。
 
王恺:争相报道的媒体给了珊丽娜一个建议,去申报上海大世界基尼斯记录。
 
珊丽娜:那到这个大世界基尼斯纪录的时候,在我家里我有很多照片哦,大家围在哪个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之前,欢欣鼓舞然后那天晚上在我家里聚餐,大家都特别开心,都想看一眼,因为我都不知道,个大世界基尼斯纪录是什么东西。第一次拿到的时候,我的偶觉得很新鲜。
 
王恺:受龙凤对袍的启发,珊丽娜觉得,如果自己的盘扣能够做到一百个以上系列,岂不是也能拿到大世界基尼斯纪录?这样还怕不轰动?
 
朱圭:盘扣呢因为从开始量(少)的时候,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,然后我看到她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出来以后,我觉得匪夷所思。
 
王恺:157个系列,2418枚各种款式的盘扣,没有一对重复,果然珊丽娜顺利地又拿到一张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的证书。
 
宋滔:我感觉她现在,当年说的话实现了,因为现在我们的盘扣还算是比较轰动的,出来的时候,而且我感觉我,到后阶段开始做的时候,我感觉我的心态也开始变了,我感觉越做越有意义。
 
王恺:全部完工之后,珊丽娜在上海为自己的盘扣办了一次展览。
 
珊丽娜:这次展览会有这样的场面,可以全部展开,(是)第一次,第一次展开,我女儿都吓一跳,“哇,妈妈,这么多啊,这么漂亮,”她都感到非常地吃惊,好伟大哦,好了不起哦,那时候她就觉得,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得意。
 
王恺:珊丽娜此时觉得自己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。
 
珊丽娜:如果没有这件龙凤对袍的制作,跟这些肯定,我可能盘扣就做不下去了。
 
 
王恺:珊丽娜的盘扣一开始并不被员工看好,并不被市场接受,可当她做出规模,拿到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之后,诶,珊丽娜的公司再次红火起来了,哈哈,所以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啊,当大家都认为你疯了的时候,你就离成功不远了。珊丽娜制作盘扣,做了十年,投入了两百多万元,总算赢来了事业的春天,可是这个时候并没有令她感觉松了一口气。原来,由于丈夫一直不支持珊丽娜做服饰和盘扣,倔强的珊丽娜很早就向德国丈夫提出离婚。
 
珊丽娜:那时我丈夫说那你回德国来,我说不可能,我不可能回去,我的事情还没做完,我要坚持留在中国,那他非要坚持我回去,这两个不能达到统一的时候,我们只能选择一个,离婚。
 
王恺:正当两个人僵持在离婚边缘时,2006年初的一天珊丽娜接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,丈夫在德国的家中突然去世了。
 
珊丽娜:我觉得突然倒了一座山的那种感觉,因为我觉得他活着,我知道我做了给谁看,我想跟谁去证明,他突然走了,我就觉得人空掉了。
 
王恺:家庭的变故,让珊丽娜开始更多地思考自己的人生,权衡事业和家庭的份量,她决定重新开始做一次大的跨越。
 
珊丽娜:这件作品其实根本不是属于我珊丽娜一个人,出一点钱不算什么,我觉得应该这个东西要把它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代表,应该传承下去,所以我准备把这个作品捐给国家,然后成立一个博物馆。
 
王恺:一个偶然的机会,珊丽娜与小小的盘扣结下了不结之缘,十年的坚持,在盘扣与服装之间她不断地寻找一种平衡。小小的盘扣不仅给服装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风采,她本身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 
版权所有:上海楣梅实业有限公司
Copyrigyt(c) 2008-2012 www.meiworl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